广告发布联系QQ:2806149615

高频交易狂赚3个多亿,北大学霸股神为何遭美国起诉签发拘捕令?-最近股票怎么样

期货市场行情 期货市场行情 11月21日 12:15

2001年本科毕业于中国最顶尖学府北京大学化学系;

2005年研究生毕业于密歇根大学金融工程系;

2011年加入美国著名高频交易对冲基金Tower Research Capital,1年后领导团队通过高频交易“赚取”交易对手方6000多万美元(人民币约3.7亿),以2800万单的年交易量占据标普股指期货整个市场总交易量的10%

2019年10月12日,在回到中国四年后,遭到美国司法部起诉和签发跨洋拘捕令!

上面这段“彪悍”的人生履历既不是出自某篇霸道总裁文,也不是某都市YY小说的桥段,而是完完全全的真人真事。

高频交易狂赚3个多亿,北大学霸股神为何遭美国起诉签发拘捕令?

这份履历的主角YU CHUN(“Bruce”) MAO在10月12日刚刚登上了美国司法部的公告,被控告两项罪名:“商品交易欺诈罪”和“合谋幌骗欺诈罪”(Spoofing),而他所领导的高频交易团队的另外两位印度裔交易员已经认罪,将于明年2月接受宣判。

高频交易狂赚3个多亿,北大学霸股神为何遭美国起诉签发拘捕令?

来源:美国司法部

“Bruce Mao”究竟是谁?

根据多家媒体的报道求证,这位创下美国“挂单欺诈”最高罚单记录674,938,79美元的Bruce Mao,很可能就是国内著名私募基金浙江安诚数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毛煜春。他在私募排排网的履历,也和国外媒体所报道的相吻合。

高频交易狂赚3个多亿,北大学霸股神为何遭美国起诉签发拘捕令?

来源:私募排排网

已公布的文件显示,正是他在Tower Research Capital 任职期间的一系列异常交易行为,导致近期被美国司法部起诉并签发了拘捕令。

揭秘“北大学霸股神”如何利用高频交易割“美国韭菜”?

美国司法部起诉书的一段描述,刚好揭示了毛煜春团队的操作模式:

在股指期货市场盘口上挂上千手买卖委托单,然后在达成交易前立刻撤单,制造某一价位上有大量买卖需求的假象,从而误导其他投资者并伺机获利。

“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依靠高频交易的微妙级(1秒等于1百万微秒)挂撤单,在2012年3月至2013年12月大约1年半左右的时间里,毛煜春团队通过在三个股指期货品种上扭曲价格获利,让参与这些股指期货交易的普通证券投资者们损失超过6000万美元,按当时的汇率来算接近3.8亿人民币,狠狠地割了一把“美国韭菜”。

类似的操作原理在A股市场也存在。在A股市场上这种做法有个特别通俗的名字,叫作“频繁挂撤单”,顾名思义,就是通过高速计算机程序在盘口上进行频繁的挂单、撤单、制造虚假的流动性,像“钓鱼”一样吸引投资者“上钩”,在一个“庄家”所希望的价位上成交,从而达到操纵市场价格目的。

我们常常看到的买卖盘口,就会随着频繁的挂撤单而发生变化。

高频交易狂赚3个多亿,北大学霸股神为何遭美国起诉签发拘捕令?

数据来源:wind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这种操作,大聪明举个通俗的例子。假设大聪明想要以90元的价格买入上面的这只现价91.15元的股票,那么就可以用以下步骤达成目的:

1. 伪装成股票卖方,在90元处挂出大量卖单,“假装”以90元的价格大量抛售。

2. 在其他买方准备捡便宜90元买入时迅速撤单。

3. 高频率不断循环重复1和2的步骤,使卖方席位频繁出现90元挂单但无法成交。

4. 其他卖方看到90元位置有大量卖单,不得已降价抛售。

5. 趁机以90元以下或接近的价格抢在其他买方之前便宜买入。

以上就是“频繁挂撤单”的操作流程了,如果想要高价卖出,可以用同样的手法在更高价处挂买单,吸引卖家挂高,从而达到借机出货的目的。

这种频繁的挂撤单的高频交易也是A股市场上 “庄家割韭菜”的一大秘籍,只要速度够快,成本够低,基本不存在亏损风险,割起“韭菜”来那是又快又多。也难怪被称为金融第一考的CFA考试在其编制的教材中将高频交易称为“MONEY MACHINE”(印钞机)。

面对高频交易,小散如何应对?

既然如上文所说,高频交易如此强大,又能够操纵市场,那么我们小散面对这种对手,岂不是“人为刀殂,中国中重工股票我为鱼肉“,任人宰割了呢?

并没有! 尽管高频交易如此强大,也存在着以下三个弱点:

1. 因为挂撤单这种“幌骗”操作对于会影响市场信心打击非常大,所以往往会被高压监管,一经发现,就会受到严厉警告和法律的制裁。

以文中的“北大学霸股神”为例,尽管他在2012年赚取了大笔财富,但是在时隔多年后监管仍然会进行追责起诉,处以创纪录的高额罚金和市场禁入措施。

2. 高频交易原理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那是相当的难。

为了能够抢在其他交易者成交前进行挂撤单,或者仅仅是提高几毫秒甚至几微妙的交易速度,高频交易者常常要将机器搬到离交易所最近的大楼,或者直接将高频服务器托管在交易所机房内。

3. 从“三重悖论”的角度来说,流动性、安全性、收益性无法同时满足,高频交易满足了收益高(收益性)和回撤低(安全性)的特点,就无法满足流动性的要求。所以要么受限于策略容量太小(投入资金有上限),要么受限于交易成本过高。

大多数情况下只能使用在交易特别活跃,交易成本极低的证券市场,比如上文提到的美国标普股指期货市场,就是全世界交易量最大的股票指数期货市场之一。

4. 总而言之,对于小散来讲,避免被高频交易“割韭菜”的方法就是认清自己在短期交易上快不过“高频庄家”的劣势,尽早放弃频繁交易赚快钱的幻想,将目光锁定在长远的未来。

无论高频交易如何影响短期价格,只要发挥自己长期资金成本低,现金流稳定的优势,和高频交易玩“持久战”,时间长了股票价格自然会回归基本面。用时间换取空间,才是小散的终极生存之道。

相关阅读